折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后查韦斯时代的拉美左翼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4:45 阅读: 来源:折刀厂家

3月5日,查韦斯总统病逝,委内瑞拉进入“后查韦斯时代”。查韦斯去世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巴西总统迪尔玛、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秘鲁总统乌马拉、乌拉圭总统穆希卡等拉美左翼领导人,纷纷到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与查韦斯的遗体告别或参加查韦斯的葬礼,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撰文,称查韦斯是古巴人民“最好的朋友”。3月5日,联合国大会在纽约总部召开全会,全体默哀一分钟,悼念查韦斯。这充分表明查韦斯是当代拉美乃至世界上的风云人物。

查韦斯的去世会对拉美的政治版图,特别是对左翼力量的整合和发展会产生什么影响?谁将是拉美左翼的新领军人物?一系列疑问留给了世界。

3月7日,委内瑞拉副总统马杜罗(右)向查韦斯遗体致敬。 (CFP)

拉美左翼的重大损失

毫无疑问,查韦斯的去世,对拉美左翼阵营来说,是一个重大损失。正如巴西总统迪尔玛所说,查韦斯是“拉美的一位伟人”,他的去世“是不可弥补的损失”。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说,“查韦斯在全拉美的领导地位无可争辩”。

自1999年2月查韦斯首次就任委内瑞拉总统起,十多年来,左翼政党或组织通过选举先后在拉美十多个国家上台执政,在拉美兴起了左翼崛起的高潮。查韦斯在本国采取了一系列他称之为“玻利瓦尔革命”的政治、经济、社会变革措施。自2005年起,他又提出并实施“21世纪社会主义”。

在外交上,查韦斯政府坚决反对美国霸权主义,他利用丰厚的石油外汇收入,积极促进拉美一体化,倡议成立加勒比石油组织,并和古巴一起创建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组织(2009年改名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2011年12月,在他的推动下,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在加拉加斯正式成立。因此,查韦斯被认为是继卡斯特罗、格瓦拉之后,当代拉美左翼的领军人物之一。

有评论认为,“查韦斯去世后,拉美左翼变成了孤儿”,“给拉美留下权力真空”。笔者对此不敢苟同。

第一,拉美左翼并没有正式推举任何人为唯一的领袖。有不少人认为,卢拉是当代拉美左翼的领军人物。卢拉早在1991年就倡议建立圣保罗论坛,推动了拉美左翼运动的恢复和发展;2001年,卢拉又倡议发起世界社会论坛。尽管卢拉已不再担任巴西总统,但他的影响依然存在。

第二,拉美左翼力量大致可分为激进左翼和温和左翼,各自政策主张不尽相同。查韦斯去世后,被视为温和左翼的巴西总统迪尔玛在表示沉痛哀悼的同时,她还强调,“巴西并不完全赞同查韦斯的强硬政策”。显然,巴西并不承认查韦斯是拉美左翼的领袖。作为拉美激进左翼的代表,查韦斯对拉美中小国家如古巴、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尼加拉瓜、海地、多米尼加等国的影响比较大,对这些国家提供的援助也较多。

第三,至于马杜罗能不能填补查韦斯留下的真空,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马杜罗缺乏查韦斯那样的个人魅力,难以填补查韦斯留下的权力真空。另一种看法认为,即使在委内瑞拉,查韦斯也没有留下权力真空。因为作为查韦斯钦定的接班人,副总统马杜罗已于3月8日正式宣誓成为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并将作为执政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的候选人参加4月14日的总统选举。民调表明,马杜罗胜选的可能性较大。

近来,马杜罗多次表示,他将继承查韦斯的遗志,继续推行查韦斯任内所进行的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计划,促进本国经济的发展,继续实施数十种造福民众的社会计划。他表示将成立反腐和反有组织犯罪的专门机构,坚决与腐败和犯罪活动作斗争。在外交方面,他将与古巴结成“永久联盟”,承诺继续向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和加勒比石油组织提供足够的资金,促进这两个拉美区域一体化组织的发展,并将在近期内主持召开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的首脑会议。此外,他承诺将继续加强与中国、俄罗斯、印度和阿根廷等国的友好合作关系。

3月9日,马杜罗在会见出席查韦斯葬礼的中国国家主席特使张平时表示,“深化与中国的战略关系是对查韦斯的最好纪念”。近期,他将派石油工业部部长访华,并表示如他在大选中获胜,将尽快访华。

拉美左翼新领袖的猜想

3月11日智利《时代评判者报》发表一篇题为《马杜罗——拉美左翼的新领袖》的评论。评论认为,马杜罗作为查韦斯的继承人,将成为拉美左翼的新的领军人物。其理由包括:一是委内瑞拉拥有丰厚的石油收入,可以用来资助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和加勒比石油组织,资助古巴等拉美中小国家。二是古巴会积极支持马杜罗成为拉美左翼的领军人物。

就其他国家领导人成为拉美左翼“旗手”的可能性,文章分析称,阿根廷虽然拥有丰厚的谷物和大豆出口收入,但是,克里斯蒂娜总统受内部制约,不可能将这一收入用于支持拉美一体化组织,也不可能向拉美中小国家提供大量援助。此外,克里斯蒂娜所属的执政党很难在即将举行的国会选举中占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因此,难以在国会修改宪法,使她再次竞选总统。

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虽在2月17日的大选中以较大优势成功连任,他也有意成为拉美左翼的领军人物,但厄瓜多尔国力有限,影响有限。莫拉莱斯领导的玻利维亚和奥尔特加领导的尼加拉瓜国力也有限。因此,科雷亚、莫拉莱斯和奥尔特加等可以说有心无力。

迪尔玛领导的巴西国力强大,但迪尔玛却“有力无心”,并不热衷于充当拉美左翼的领军人物,而是更关心如何搞好本国经济,治理好自己的国家。不久前,巴西劳工党已决定推举迪尔玛为2014年总统候选人,迪尔玛很可能赢得大选,继续执政至2019年初。

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已经年迈,而劳尔•卡斯特罗目前主要致力于本国经济社会模式的“更新”。其他左翼执政的拉美国家领导人如乌拉圭的穆希卡、秘鲁的乌马拉等影响也有限。

上述文章的分析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目前这么说为时尚早。因为马杜罗能否在4月大选中胜出,尚无百分之百的把握。即使大选获胜,他将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如超过20%的高通货膨胀率、石油产量和出口的下降、外资的减少和不足、严重的国内治安问题、执政党和政府内部的团结问题、不确定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和加勒比石油组织前景等等。这些问题和挑战可能影响他在拉美左翼发挥作用。

应该看到,拉美左翼力量并不会因查韦斯去世而停止发展。近十多年来涌现的大多数拉美左翼政权都较稳固,“长江后浪推前浪”,拉美左翼力量会继续发展壮大。(作者为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徐世澄,著有《查韦斯传:从玻利瓦尔革命到“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

三明定做工服

普兰订制工作服

台州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