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副刊窗花开在思念中尘土《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19:00:10 阅读: 来源:折刀厂家

每到年关将近的时候,故乡的红窗花次第绽放,像一抹燃烧的乡愁,在方格窗棂上摇曳生姿,牵引在风雪中跋涉的游子踏上回家的路。

母亲一般从进入腊月就开始准备窗花了。大多是吃过晚饭,母亲便取出剪刀、纸张,盘腿坐在暖暖的土炕上,低垂着头,凑近油灯微弱的光亮,那样专注地剪着窗花。一把小巧的剪刀,在母亲的手里上下翻飞,左铰右掏,有连有断,三下五下就剪出了轮廓。年幼懵懂的我依偎在母亲身旁,往往是看了不大功夫,就会酣然入梦。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先将花样子用水贴在白纸上,然后放在煤油灯烟上,来回把纸熏黑后,揭掉旧花样,白纸上显出黑白分明的图案。再剪好大小同样的彩色纸张,把图案盖在上面,用细小的纸捻订好,细心地取舍镂剪,就剪出了栩栩如生的窗花。不知什么时候,母亲不再熏花样,而是把彩纸折叠在一起,直接提刀就剪,纸屑徐徐飘落,抖落我细细密密的快乐。

母亲粗糙的手就这样在方寸之间灵巧穿梭,剪裁着生活的内涵和真谛,用一份平和乐观的情怀,换取全家人的温暖和幸福,将所有的祝福与期盼在以木制的窗棂为背景的舞台上精彩呈现。现在想来,各种各样的窗花早在母亲的心里留下了刀刻般的烙印,那些窗花分明就是绽放在母亲心里的花。

小时候,我常看母亲剪窗花,剪刀起起落落,裹挟着爱的气息,源源不断地把温暖输送到我的心里。不经意间,母亲把那些彩纸展开,像变了一场魔术,纸张就变成了活泼可爱的小猫小狗或是欢蹦乱跳的大鲤鱼,有时是低头弯腰的谷穗或是装满麦粒的粮囤,当然复杂些的还有载歌载舞的孩子或是收割碾场的农忙情景。记得母亲剪的最多的是龙凤呈祥、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年年有余等一些吉事祥物,好看极了。

贴窗花的时候,常常是临近过年的前几天。一家人聚在一起,刷墙灰的、糊窗子的、裁纸的,嘴里拉着家常,手里忙着活儿,其乐融融。等到扫完屋子,新糊了窗子,再在一个个小窗棂里,贴上一对对五颜六色的窗花。雪白的窗棂,艳丽的窗花跃然而上,阳光透过窗花的镂空照进来,那俏生生的模样便异常生动,把整个屋子辉映得通红透亮,使简朴的农家增添了喜庆祥和的年味。

这些窗花,就像母亲的笑脸,也是对来年的吉祥如意的祝福。凝望着满窗的花红柳绿,别提有多高兴了。我这个农村碎娃感受到了节日的欢乐、家庭的温馨和春天的味道,忽然觉得寒冷的冬天一下子变得格外温暖,未来的日子更是有了盼头,幼小的心灵沉醉在甜蜜的憧憬和美好的向往里。

母亲离开我近二十年了,但每逢过年我总会想起她剪窗花、贴窗花的往事。人到中年,我渐渐懂得,真正的窗花开在红红火火的新年里,开在焕然一新的窗棂上,开在对母亲恒久的思念中。

当怀念缀满漂泊的天空,总有一幅幅灵动的窗花,像一簇簇火焰在我的梦境中燃烧,神奇地疗愈了深深的隐痛和伤口,照亮灵魂回家的方向,让身在异乡的我能够望见那熟悉的屋檐,内心深处升腾起一股无穷的勇气和力量。即使荆棘遍地,疲劳的鞋子照样匆匆前行。

编辑:王金金

地毯的种类和性能2019地毯装修案例过滤纸

万仕达木门质量攻关之标准篇麻城

电缆门落幕主角无期GP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