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惊诧纪委书记成腐败重灾区冬麻豆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10:02:57 阅读: 来源:折刀厂家

惊诧纪委书记成腐败重灾区

北宋的包拯当真就像民间传说中和文人撰文绎中所张扬的那样——超凡脱俗、清正廉洁、铁面无私?我是决意不相信的。在那个“朕即天理”、金口玉言绝对正确、“一句顶一万句”的专制极权的时代,能出现和允许存在什么“包青天”吗?我想,纯粹是老百姓无可奈何、困愚之极的美好奢望和理想,聊以自慰罢了。在约束缺失或约束不力的政治环境中,任何凡身肉体的官吏都很难保得住自己的清廉,保得了一时,也保不了久远。更何况,真理与谬误、有罪与无罪皆由万岁老儿说颠就颠倒说到就倒,于此之下,包拯的“虎头铡”不可能姓“公平正义”,只能姓“赵”,效忠赵皇帝的专制独裁。善良的父老乡亲们哪,休要沉迷乐道美妙的梦境中了,什么“包青天”、“张青天”、“王青天”,过去不可能有,永远也不可能有!

曾几何时,也不知始作俑者是谁,国人竟然把党的纪委书记与原本虚无缥缈的“包青天”相提并论了,誉之为“纪青天”,实则当代神话也!日前,郑州市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治业被开除党籍、依法收缴违纪所得387.2万元的消息又一次戳破了“纪青天”的神话!王治业东窗事发特具戏剧性和偶然性,其8张存折、计200多万元收在一个陈茶叶盒里被当作废品卖掉,两个收废品的发现后试图敲诈这个“纪青天”,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其收审,真相大白后,王治业原形毕露。(5月8日人民网)

这次“纪青天”的神话被戳破,用“又一次”和“再一次”已经辞不达意了。近年来纪委书记威临反腐败第一线,打着“反腐”红旗大肆腐败的案例,已经不是新闻,屡见不鲜焉!譬如湖南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刑(新华网2008.11.21);重庆市原沙坝区纪委书记郑维犯受贿罪,被判13年徒刑(2008.10.14《南方日报》);安徽原肥东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姜振华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8年半徒刑(新华网2007.4.24);湖南娄底市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罗子光犯受贿罪,被判11年徒刑(2005.7.13《长沙晚报》);湖南常德市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彭晋镛犯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16年徒刑(2004.7.6日新华网);湖南省纪委原副书记杜湘成在北京某五星级酒店嫖宿“洋妓”,被撤职、开除党籍(2007.4.12人民网)……够了,无须继续罗列案例,不仅没有什么“纪青天”,而且越来越多的网民惊呼“纪委书记也是腐败高发区”,早有“县委书记是腐败高发区”的说法。其实,不仅县委书记、纪委书记可以成“腐败高发区”,所有失控和制约不力的权力都会沦为“腐败高发区”。我向来怀疑“自警、自省、自律、自纠、自善、自好”的说法,许多情况下认为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天底下没有不贪恋鱼腥的猫,没有不眼馋腐败的“幸福”的人,也没有腐败的“软武器”击不垮的“正人君子”,惟有完善的制度和对权力的刚性制约可以确保权力者的完美。

所以,必须让纪委书记走下“神坛”,不然,势必将会演绎更多更荒诞的当代黑色幽默,将会有更多的“纪青天”从反腐的圣坛上跌进牢狱或阎王殿,亵渎党旗的辉煌,损害反腐倡廉大业的声誉。从某种意义上说,把纪委书记请下“神坛”,也是对他们的爱护和挽救。这样做很困难吗?说难也难,说不难也容易,无非就是给纪委书记(包括整个纪检监察机关)的权力套上刚性的“笼子”或“紧箍咒”而已,不能其“和尚打伞”,“天马行空”!首先,要改革体制,结束纪委书记头顶“无天”的状况。彭晋镛案发后给省委写检查时说句实话:我是纪委一把手,又是市委副书记,没有人监督我,致使问题越来越严重。按照党章和条例,纪委在本级党委和上级党委领导和监督之下工作。实际上,可操作性很弱。即便上级不护短,也不可能“三六九”下来“查岗”或让下面汇报,谁又能保证“查岗”或汇报都是真的?上级监督“鞭长莫及”,难民徒有虚名。至于本级党委的监督更不现实,纪委书记都是常委,许多还是副书记,怎么个监督?特别是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上面没有分管领导,自管自,一切自己说了算,不出问题才怪呢!必须取消“婆媳一肩”的建制,纪委书记决不能兼任党委副书记,要有书记或副书记分管。

再者,就是要把纪委工作纳入法治。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里,惟有法律是至高无上的。党领导制定了宪法和法律,自己也必须接受宪法和法律的制约,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纪委工作当然不能例外。宪法规定,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对宪法和法律的实施享有监督权。所以要明确,人大对同级纪委的工作有权实施监督制约,且要事前行使而不是事后追究。公安机关逮捕嫌犯,要有检察机关批准,纪检机关的“双关”基本上全凭纪委书记的嘴叭哒。以致曾锦春、彭晋镛一伙败类纪委书记可以肆无忌惮地挥舞“双规”的撒手锏,或整治不听话的干部,或勒贿索贡。所以,纪委的“双规”不能“自报自批”、“体内忽悠”,要拿出证据来,报请同级人大常委会审批。这不叫“人大管党”,而是体现法律高于一切的现代法治精神。

还有,要对纪委的“双规”予以具体限制。司法机关办案,都有明确的时限规定,纪委的“双规”不能纪委书记说关多久就关多少久,必须规定最长的时限,不能没年没月、无休无止地“熬”着。刑讯逼供触犯刑法,这于司法机关来说是高压线。而据有关报道,在少数败类纪委书记的把持下,刑讯逼供则是家常便饭,不达到整治让你低头服输、不达让你甘愿掏钱消灾的目的决不罢休。所以,纪委办案也必须恪守严禁逼供讯的法律规定,违者一律追究其刑事责任。

彩票大师手机版

天天爱钓鱼下载

原始人也疯狂破解版

诸世王者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