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刀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看一看--安徽省新招破解“禁烧”困局

发布时间:2021-11-26 09:40:23 阅读: 来源:折刀厂家
看一看--安徽省新招破解“禁烧”困局

烟雾迷城不断上演

油菜丰收了,农民欣喜之余也焦急着。5月24日,肥东县撮镇的一位正在插秧的农民老杨说,秧田里有水,油菜壳较轻浮在水面上。

风一吹,漂浮的油菜壳会把刚插下的秧苗打歪,甚至连根拔起。将油菜壳焚烧是最好的,既能肥田又能避免它们影响秧苗生长。村子里早收油菜的都把油菜秸秆及壳都烧了。前几天违建两年后的房子要拆怎么办,我只把油菜秸秆烧了,油菜壳没来得及烧,镇里禁烧查得严。

郊区农民燃烧油菜秸秆,让合肥市中心的空气受到影响。据合肥市环境监测站监测,连日来发生的零星秸秆燃烧现象,截至5月24日,已导致省城的空气质量由轻微污染上升到了中度污染,严重影响航空飞行安全。

6月1日,老杨收割了田里的小麦,堆积如山的秸秆让他又发愁了。一把火烧了农村住宅强拆是属于行政强制吗,最省事,但与国家政策不符。不烧,几千斤的小麦秸秆堆在田埂上也是慢慢烂掉,但时间偏长。当得知6月上旬合肥会有多次降雨后,6月6日晚老杨还是放火燃烧了小麦秸秆。6月7日及6月8日,合肥市的空气质量变差,烟雾迷城使市民坐在家里都被烟气呛得咳嗽。6月7日晚8时,记者乘车从肥西三河镇赶回合肥市区时,高速公路弥漫着烟雾,能见度降低。

与合肥相似,我省北方城市也时常烟雾迷城。在江淮地区,农民于5月上中旬收获油菜后,需在7至10天内撒谷插秧,为抢农时,很多人将大量油菜秸秆一烧了之。麦收时节,不少农户在收割完小麦后,直接焚烧留下的秸秆,造成农田中处处烟雾滚滚、火光冲天。

环境执法遇到难题

前些年,我省大力整治小造纸企业,成效显著。小造纸企业是关了,大的造纸企业没有起来,这让原是造纸业原料的农作物秸秆少了一条出路,秸秆焚烧于是成为另一个环保问题。1999年4月,国家环保总局等6部门出台了《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规定禁止在机场、交通干线、高压输电线路附近和省辖市(地)级人民政府划定的区域内焚烧秸秆;秸秆禁烧与综合利用工作应纳入地方各级环保、农业目标责任制,严格检查、考核。2000年4月29日修订通过《大气污染防治法》明确规定了禁止在划定的区域露天焚烧秸秆。2008年4月环保部及农业部发出通知,安徽省省政府办公厅2006年及今年发出紧急通知,均要求环保、农业等部门进一步做好秸秆禁烧与综合利用工作。

为做好秸秆禁烧工作,各部门和各地可谓想方设法。2007年,省环保局通报批评了秸秆焚烧最为严重的15个乡镇,取消了一批环境优美乡镇和生态村的资格,受到了环保部肯定。合肥市环保局、农委领导带队奔赴田间地头,在焚烧区严防死守。亳州市规定凡是发现境内3处以上着火点的,乡镇负责人向县区写检查。

目前的环境执法,虽有成效但尚未达到预期的禁烧目标。2007年,我省焚烧农作物秸秆火点数为577个,较2005年有下降,但较2006年有上升,在全国排名第三位。省环保局副局长王文有分析说,《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规定,乡镇一级的基层政府落实秸秆禁烧工作,而现实是这一条没有得到贯彻执行;环保部门执法力量薄弱,且执法对象是广大农户,执行起来难度很大;秸秆的综合利用技术难以推广,综合利用率低,焚烧仍是不少农民处理秸秆的手段。

为确保奥运会期间空气环境质量,国家有关部门将包括我省在内的8个省市列为今年秸秆禁烧重点区域,5月至9月我省实行秸秆全面禁烧,时间较往年的5月至6月有所延长,范围较往年的秸秆禁烧区扩大为全省。合肥市秸秆禁烧工作进入关键时期,5月25日,合肥市农委执法人员开出焚烧罚单54例,是去年全年处罚数量的总和。

综合利用大有可为

堵的难度不小,关键是要疏导。省政府参事、安徽农业大学马成泽教授说,从农民的角度来看,焚烧秸秆是最划算的。田地是要种几季庄稼的,上一季收完了,要接着播种下一季。把秸秆堆在田地里,免费都没有人及时将其收走,农民着急,因此采取了烧的办法。

我省是秸秆产出大省,但秸秆利用率不到10%。安徽大学的一位经济学者说,秸秆综合利用率低,是因为我省与秸秆相关的产业不发达。传统的秸秆利用方式,主要为青贮和还田。秸秆利用需要产业基础,要有高度发达的养殖业和新型农机的推广,而养殖业及新型农机的推广在我省的状况都不乐观。新兴的产业,如生物质能源、轻体砖及板材等这几年才兴起,形成强势产业还需要一定时间。在秸秆产业中,秸秆占据产业链的最低端,只有产业兴起,秸秆利用率才会高。目前生物质能源产业势头发展良好,我们应大力支持丰原集团、国风集团、安徽易能公司等企业的发展。

省农业生态环境总站黄文星介绍说,农业上秸秆综合利用技术目前并不少,如,秸秆留茬还田技术,秸秆机械粉碎还田技术,小麦、油菜田覆盖稻草还田技术,秸秆堆腐还田技术,秸秆过腹还田技术,田间地头堆沤秸秆技术等等。而记者调查得知,要掌握这些技术,不仅需要劳动者有一定的文化知识,而且还要每亩追加几十元到上百元投入。现实却是,留在农村的劳动力主要是老年人,他们无意在秸秆综合利用技术上花更多的人力与物力。

政府花钱推广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技术,不让农民花钱,这倒可让这些技术在田野落地生根。若充分评估因秸秆焚烧而导致的环境损失,以及秸秆利用为农业生产提供的养分,这笔巨大的投入是划算的。但问题是,谁应是投入的主体?在环境问题上,往往投入的主体并不会获得最多的收益。就是确定了政府是投入主体,到底是哪一级政府花钱,也是一个问题。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位研究员认为,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违建拆除程序违法可以要求哪些赔偿,农民要力所能及地改变生产方式,如少烧或者不烧秸秆,将之作为培养基培育食用菌,与秸秆相关的企业要做大做强,政府支持秸秆综合利用。综合利用秸秆,有利可图,农民就会少烧或不烧秸秆,这才是秸秆禁烧的最终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