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折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1:45 阅读: 来源:折刀厂家

我们从初见世界到不得不离去时,都需要用体温去相互慰藉对方的灵魂。

对于那些每晚独自睡觉的单身者和漂泊者来说,偶尔幸运的时候,在第二天醒来时,身边躺着一个异性。我们不说前一晚发生的事,只说在你醒来时,接触到对方的体温时的感觉,一定会如同:春天来了。

我是一个已经寂寞了六个季节的人。从一年半以前的那个冬天,直到一年半之后的这个春天。我自己经历着季节的变化,独自面对着冬的乏味与春的美好,无处诉说。

很多单身了很久的人向我提起过,半夜时偶尔醒来,面向空荡荡的房间,灵魂在冰冷的四面墙壁之间游来撞去,想被一个温暖的东西包裹着却又找不到。那种感觉,就是在撕裂的边缘,是再也无力孤独下去的憔悴。

那一会,我们缺少的,其实就是来自另外一个人的体温。假使有了那个体温,那种正符合我们心灵所需求的温度透过我们手臂、大腿或者胸膛上的皮肤,渗进我们的血液里,走向我们灵魂的深处。我们就安静了、满足了、甜蜜了、温暖了。我们就可以安详地睡去,在睡梦里都如同浸在四月午后的阳光里。

这是一个让我无所适从的假期。春天来了,我比以往更需要一个女孩的体温渗进我的血液,我比以往更需要拉着一个女孩的手,在四月份的阳光下穿行,让阳光在我们的全身留下清香,让还没有燃尽的青春之光再旋转出一些美丽的影像,以便留给我在年老时泪流满面地回忆(其实我更希望的是:就这么握着一个带有体温的手掌,步入七十岁)。

可我不能再去轻易握着一个手掌了,虽然在这个遍布着失意者和情欲的城市里,你只要认识上那么几个女孩,就可以发现孤独与茫然也正在吞噬她们。她们和我们一样需要体温和抚摸,你便可以走过去,用简短的略带温情的仪式捕获她的躯体(虽然她们认为你要捕获的是她们的心灵);哪怕只有三个月,或者更短。初看北京牛皮癣专科医院起来那是一件美好的事,你拥有了一个带有体温的躯体,那可以温暖你,温暖你每天的三分之一;那可以让你的春天变得美好无比,虽然可能在夏天你们就形同陌路。

然而,我已经到了一个很容易看得出世事荒唐的年纪,由于经常看得到荒唐,我对一切短暂的温情变得不再耐烦,甚至感到恐慌。短暂的温情很容易被忘记,失去时重回冰冷的绝望却是让人发疯的,至少对于我这种人来说。

因此,我在离城市不远不近的郊区的夜里,把双手放在冰冷的玻璃上,看着空空的手,便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这双日渐苍老却仍旧不名一文的手,哪里会有力气去牵起另外一双手呢?我哪里有能力去做那么伟大的事情呢?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去路在哪里,我无法去欺骗另外一个人,我不敢把另外一个身体拉过来,留给叵测的命运。

我宁愿孤独着,把自己留给冬天时瑟瑟发抖的黑夜,留给春天时不见阳光的小屋,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最心安理得的选择。

假期前一天的晚上,我下楼去吃饭。那天的晚上繁星密布,我从七楼走下,看到了七次星空。浩淼的宇宙与遥不可及的爱情,离我一样远。

已经是深夜一点了,小巷里只有一家小吃店还没有关门。我走了进去,坐在进门处的座位上,子时的风灌进我的脖子,虽然不冷,却让我觉得有些不安。小店里只坐着一个女孩,她的长发垂下来,搭在了桌子上,面前摆着三个空空的啤酒瓶。她抬起头看我,脸红红的,我看出来她有些喝醉了。我把脸转向别处,我不敢与她的目光交错;在假日的深夜独自一人喝得酩酊大醉的女孩,我想一定有让人落泪的故事,虽然她还说不上好看。

小店的老板娘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年轻女人,她很瘦,染着淡黄的头发,穿着白白的鞋子,朝我走来。我点了一道菜,她便走了。从我手里接过菜单的时候,她的手碰到了我的手,一种久违的热量从手上传到了我的神经,我温暖了一下。她笑了笑,离开了,笑得样子很好看。

看着面前的女孩喝酒,我也要了一瓶啤酒。我独自喝着,那个女孩也在喝着她的最后一瓶酒。到了后来,我和她举杯的步骤,都变得一致起来。老板娘安静地坐在墙角里,看着我们两人。

我离开的时候,那个女孩也起身。我们在小店的门口转身,朝着小巷的两个方向走去。老板娘在我们的身后轻轻关上那扇门。我走得很慢,我听到那个女孩蹒跚的脚步声,停下来吐酒的声音,我就停住了。老板娘透过半开着的店门,递过来一包纸巾,我走过去,把纸巾接过来,走过去递到那个女孩的手里。她回过头,透过路灯的光,我看见她红红的眼睛。她说谢谢,我说,天气这么好,没有出去走走吗?

女孩说,没有。然后又说,自己一个人,挺闷的,就出来喝酒了。

老板娘在我们不远的地方,轻轻地关上了店门,小巷的那条路显得更黑了。

我轻轻地摩挲着女孩的后背,我感觉到她衣服的柔软,她也安静了下来。

我拉起她的手,把她扶了起来,问,好点了吗?她说,好多了,可以回去了。

我拉着她的手感觉到了温暖,那种温暖导致了我的眩晕,我闻到了春风的香味,似乎还感觉有阳光在头顶。

但我没有送那个女孩回家,自己一个人走了回来。我承认我在时隔六个季节之后的春夜里,对一个活生生的感觉得到温度的异性身体,经历了几分钟的情迷意乱。但我还是坚定地走了回来,我渴望那个体温伴我入睡,但不知道如何对她的命运作出承诺。我租不起四面通透的公寓,所以我看不到阳光,看不到春天走进我的床;我无法用实实在在的财富填满一个普通女孩的生命缺口,所以我得不到爱情,在夜里摸不着一个暖暖的身体。这一切,看似理所当然,而且我也已经坦然接受。

我已经习惯了抛弃和被抛弃。当我19岁的时候,我就被正常的生活所抛弃,我离开了故乡,仅仅带着一个儿童牛皮癣能治愈简单的行囊。很多年之前我认为我抛弃了正常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幡然醒悟,我们是互相抛弃了对方。正常的生活,在我19岁的时候,都没有通过我父母和亲人的一生,向我阐述过它的魅力所在;反而在我已经离它越来越远再也找不到它的时候,拼命地在幻境中放肆地勾引我。

这种抛弃给我带来了致命性的灾难,为了改变,我不愿意回到家乡。我不是一个满载荣誉离开故土的人,反而是两手空空踏上了别人的王国。我在别人的王国浪荡了十年,从可有可无的一张白纸,变成了一张多余的墨迹斑驳的涂鸦。因为是多余的、两手空空的、不堪一击的、举目无亲的充满欲望的人,我体验了无数次的被抛弃。但这一切会好起来吗?我不知道,只知道人生无常,比我幸运以及比我不幸的人,一样多。

我的魂在无数次的夜里呼唤着来自另外一个躯体的体温,而我只能用被子紧紧包裹住我的身体。(文:马超)

张家界制作西服

临海制作西装

林州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